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半年内再获融资36亿长风药业攻坚国内高端吸入制剂

继1月份完成E轮6.3亿元融资后,近日,长风药业宣布完成F轮3.6亿元融资。本轮股权交易由博远资本和中金启辰联合领投,中金启德、上汽恒旭、金浦并购基金、沃生投资等知名机构参与投资。同时,斐君资本、元明资本等现有老股东继续增持股份。易凯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2007年,长风药业在江苏成立,聚焦吸入制剂细分领域。目前,其旗下在研产品线涵盖了呼吸系统全系列产品:涉及哮喘(Asthma)、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过敏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等多个临床需求大的治疗领域。

2006年4月,江苏无锡提出“530计划”,即5年内引进30名海外留学人才归国创业。李、梁二人双双归国。在政策和专业技能加持下,两人开始闯荡在国内尚处于萌芽阶段的吸入制剂领域,攻坚呼吸道疾病。

易凯资本董事总经理、医药与生物科技组负责人张骁表示:“祝贺长风在疫情期间逆势连续完成E轮和F轮融资的落地,这同时也是我国吸入制剂领域最大规模的一笔融资。我们相信本次融资的顺利完成,将进一步奠定长风在吸入制剂领域的领先地位。”

据相关统计,目前已经有多家国内企业在研多款产品,处于研发中后期的产品就有三十余个,在技术难点逐一攻破之后,已经相关仿制药获批上市。

当下,长风药业的在研产品进度处于国内第一梯队。而资本的不断加持,使其在夯实现有产品研发基础之时,亦得以开始积极布局新药的研发。 

国内市场方兴未艾,国产替代正当时 

公开消息显示,李励曾是美国吸入制剂CRO企业Cirrus Pharmaceuticals的创始人兼副总裁,在此之前,她曾参与过数个美国上市的重要吸入制剂的研发。梁文青则拥有细胞分子生物学博士和美国南加州大学MBA背景,曾在自主创办的公司中从事呼吸医疗耗材的市场推广工作,负责欧美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推广及帮助本土产品拓展欧美市场。

张建宗提到,特区政府即将推出的新一轮防疫抗疫基金,会聚焦支援一些受到社交距离措施直接影响的行业和人士,预期9月下旬会将拨款申请交特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审批。(完)

但如果某一剂型的研发平台、工艺开发和规模化生产线建设完成,其可复制性极强,短期内几乎可以迅速建立该剂型下大量研发管线并迅速推向市场。凭借技术实力,长风药业从实验室起步,一路迎难而上。

目前,长风药业拥有在研项目近 20个,其中海外项目超过8个,并计划在未来几年内申请上市。而为了支持产品未来的上市需求,长风药业亦建立起了符合全球高端市场质量法规要求的生产厂房和六条国际医药行业领先的吸入制剂生产线。

相比海外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市场近些年则以仿制药品为主,开始追赶。据相关统计,目前已经有多家国内企业在研多款产品,处于研发中后期的产品就有三十余个,最快的已经获批上市。

留美团队深耕吸入制剂领域

2018年5月,长风药业仿制的沙美特罗替卡松吸入气雾剂和吸入用布地奈德混悬液已经在药审中心受理承办,而其仿制出的沙美特罗替卡松吸入气雾剂因为被认定是国产独家品种剂型,销售前景广阔。

2019年,CDE发布《经口吸入制剂仿制药药学和人体生物等效性研究指导原则(征求意见稿)》,从吸入制剂仿制药的生物等效性等相关原则指明研发方向,助力国内吸入制剂国产替代之路。

据亿欧大健康此前报道,长风药业的成立源于两位创始人2004年在网络上的一次偶然相识。彼时,往后成为长风药业两位创始人的李励和梁文青,仍各自在自己的医疗行业细分领域工作。

张建宗指出,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在全国抗疫表彰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说“为了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我们什么都可以豁得出来”。正在临时气膜实验室努力工作的一众支援队成员们,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把人民健康放首位,正是体现习主席所说的无私奉献的精神。

张建宗亦再次向在全港各区检测中心负责采样的数千位医护团队和负责支援的现职、退休公务员表示衷心感谢,形容为抗疫默默付出的各界人士充分展现了公民责任精神,都是抗疫幕后英雄。

2007年至2013年,是起步较早的海外市场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刻。但广证恒生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海外市场创下高峰258亿美元之后,市场增长率不断下滑。2018年时,市场销售额已经为178亿美元。随着海外企业的产品专利逐渐到期,国内药企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2020年已经进入下半场,长风药业也即将进入新的收获期——其已有多个产品均进入后期阶段。

2017年,中国的吸入剂市场增速仍高居13.5%。随着吸入剂治疗的普及和医保政策的支持,国内市场已经成为下一个新兴的增量市场。广证恒生预计,未来5至10年,沙美特罗替卡松吸入剂(舒利迭)、 噻托溴铵(思力华)、布地奈德雾化混悬溶液、信必可四种吸入制剂总市场空间达585亿元。

作为国内吸入制剂龙头企业之一,长风药业已建立起齐全的吸入制剂研发基地和面向全球高端市场的生产设施。除了其研发实力,全剂型技术平台和全面的吸入制剂药品管线商业化布局,亦是其不断获得资本青睐的原因。 

但高壁垒铸就的护城河,并非能轻易跨过。仅在技术层面,合适的吸入装置、吸入制剂的容器系统以及患者的具体情况对质量控制方面的影响,生产过程的无菌设备成本高昂等诸多问题便让很多仿制药企望而却步。

中国市场同样如此。长期以来,约90%的国内市场被跨国公司产品占领,长期慢性病治疗价格昂贵。而面对中国13.5%的市场增速,不少药企也开始以仿制为主,掘金这片蓝海市场。

随着工业化进程、老龄化发展,呼吸道疾病已经成为世界性常见病。在中国,哮喘、慢阻肺、鼻炎患者预计已超过3亿人,患者群体仍在快速增长中。但由于技术壁垒、审批壁垒、临床应用壁垒高,长期以来,被视为治疗呼吸道疾病金标准药物的吸入制剂市场却一直是外企的天下。

目前,长风药业6个月内总计完成近10亿融资,成为中国吸入制剂领域最大规模的一笔融资。

如今,在这个领域布局深耕多年,长风药业逐步建立起了符合美国cGMP标准的研发和QC实验室,主要产品线覆盖了治疗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气雾剂、干粉剂;治疗过敏性鼻炎的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和抗组胺药的鼻喷剂;治疗哮喘、COPD适用于儿童、老年患者以及其他不适用于MDI和DPI的患者的雾化剂。

呼吸道疾病如哮喘、慢阻肺、鼻炎已成为世界性常见病。据报道,全球哮喘及慢阻肺用药市场规模在2017年就达到440亿美元,但由于其技术门槛高,生产工艺非常复杂,全球致力于这类剂型开发的企业为数不多。目前,全球五款吸入制剂重磅产品均来自行业龙头葛兰素史克、阿斯利康和勃林格殷格翰,2018年的销售额占到了全球吸入制剂总销售额的60.5%。 

张建宗当天在网志中表示,中央政府一直十分关心香港的疫情,积极回应特区提出的请求并给予支持。在国家核酸检测支援队全力援助下,香港的检测能力短时间内大幅提升,由此得以推出大规模的普及社区检测计划,为市民提供愿检尽检的检测服务。

作为少有的覆盖呼吸系统全系列产品线的药企,长风药业的定量吸入气雾剂(MDI)、干粉吸入剂(DPI)、雾化吸入剂(Nebulizer)、鼻喷雾剂(Nasal Spray)四大吸入制剂的研发生产平台,亦为其构筑了主要竞争力。 

“我衷心感谢支援队人员义无反顾为香港市民日以继夜、全力以赴地工作,确保市民可在采样后最短时间内得知检测结果。”张建宗写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