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第5章两个女人的交锋(长篇连载)

由于“等候你”咖啡屋的上班时间是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所以秦曼云每天早晨是可以睡懒觉的。不过,今天早晨她却例外,她起得比较早,比平时每一天都早。七点钟刚过,她已洗刷完毕,在厨房替陆少辉准备早餐了,因为今天是陆少辉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怎么,还打算开车送我回去?”秦曼云转过头望着苏茵,不无揶揄的说道。

七、后来我明白,很多事情说再多都没有用,就像拿着一杯热水,虽然很渴,但觉得烫手还是会放下。

二十、 没有人会明白你的故事里有过多少快乐或伤悲,无人在意你的心酸认真,这世上根本不存在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

“嗯,那你就多吃一点。”秦曼云说着,才拿起筷子,挑起碗里的拌面。“嗯,我好了,我要上班去了。”少许,陆少辉站起身,嘴里还在咀嚼着。

十八、 就算我用尽了力气挽留,该走的还是会走,没有谁会为谁停留。

提醒身边有孩子的家长

“早啊,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陆少辉洗刷完毕。来到客厅,见秦曼云已将早餐摆在了桌上,便笑着说。

“你服什么?”苏茵一脸的迷惑,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我服你说的话。”秦曼云脸上的笑意渐浓。

“你好,找我有事吗?”秦曼云已来到车前,车里的那个女子果然是她猜测的人,她极不想见到的人——`苏茵。

相信大家看到秦明释放自己的武魂后,也了解了为什么天斗皇家学院教委会愿意聘请他当老师的原因了吧?并且弗兰德院长也对秦明的印象极为深刻,毕竟是当年那一届学生中最出色的一个孩子,现在长这么大了,不但实力进步非凡,还来到全大陆最好的魂师学院当上了老师,看起来比他这个当院长的要混得好多了啊,哈哈!说起来,弗兰德还很自责自己把秦明也影响了,害得他丢失了自己的前途。

“我想和你谈谈少辉的事情,只要你不介意到你店里去谈也可以,反正我无所谓。”苏茵的嘴角挂着得意而挑衅的笑容。

“是啊,睡得太晚了,有些起不了床。”陆少辉说着,在秦曼云对面坐下,开始吃早餐。秦曼云就坐在那里,安静的端详着陆少辉,忽然陆少辉抬起头,笑着说:“你怎么不吃,很好吃的。”

“真的?”秦曼云一脸的不敢相信,她向前走了两步,拿过苏茵手中的那张支票,抖了抖,摸了摸,又反复正反的看了几遍,“像我现在的工资,干十年恐怕都存不到十万元,就算存到了十万元,那时我也老了。” “就是,女人不要亏待自己,特别是在年轻的时候,什么好都没有自己过的好来得重要。”苏茵向秦曼云打了个响指,接着又说,“以我们曼云小姐的才和貌,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就是一天换一个,都会有人在后面挤着排队的。”

十五、 仔细想想,你带给我的都是些什么呢?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的争吵,是前所未有的委屈,是不肯包容,一味指责,是不曾给过我的温柔呵护,是一次次的失望和心酸,是折磨,是长大。

“我忽然觉得少了,既然钱这么容易就到手了,我为什么不多要一点,多一点总是好的。一个女人年轻时不能亏待自己,那到年老了,就更不能亏待自己了,因为那时已是黄脸婆,没有男人再会对自己好了,自己不对自己好,那就没人会对自己好。对自己好,就得有钱,没钱可能连饭都吃不饱,又怎么说得上对自己好?”秦曼云一副极为认真的表情,说得也颇有些道理。

清明假期,趁着爱人与朋友出去游玩之际,独自带娃的骆先生想为孩子做顿“营养餐”,于是苹果稀饭成了他的首选。4月7日一大早,骆先生照着视频上的讲解步骤,一步步将苹果、大米、白糖按照比例进行调煮。

秦曼云说罢又迈步向前走去,现在应是她的工作时间,她真的不能在这与她做难有休止的争斗。

“最近你和少辉住在一起?”苏茵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和你有关吗?”秦曼云扬起下巴,只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苏茵,“就如你和房产大亨彭正平住在一起,也与我无关。”

“我服!”秦曼云不住的点头,连连拍手。

来自Unite Union的Mike Treen认为,工人们的遭遇令人震惊。“不能惩罚这些工人。这些人只是赚取最低工资的工人。他们在新西兰的建筑行业每小时赚20纽币,而他们来这里已经花了数万纽币。”

十二、 我试过销声匿迹,最终也无人问及。

九、从来不觉得有谁能陪我走完这一生,这个年纪的感情似乎真的很脆弱。好像纸一样一刮就跑、一揉就皱,一扯就破。

苏茵见秦曼云走远了,便发动了车子,一打方向盘,极速的追了上去,在秦曼云的身侧来了一个急刹车,那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把秦曼云吓了一大跳。

“对不起,现在是我上班时间,有什么话就请简要的说吧。”秦曼云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表情。

“像你这样水性杨花的人,看到我刚才那副认真的样子,当然有资格觉得好笑,有资格嘲笑我,所以我服那句话。”

“秦曼云,不管你用怎样恶毒的言语攻击我,我都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我要让你明白一点,我选择彭正平与爱无关,他看上了我的美貌,我想借助他的财富让自己生活得好一点,这是平等而双方自愿的交易,我觉得没什么值得你抓住不放的。我和少辉当初的感情是有目共睹的,众多HD师范大学的学友都曾见证过。”苏茵说罢,脸上浮现出极为得意的笑。

Moncur说,“他们中很多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他们不知道在工作签证到期后是否可以继续工作。”

秦曼云淡淡的说:“条件是离开陆少辉,以后不要和他有任何联系!”

前几天,骆先生无意之中看到一个“养生视频”——苹果炖稀饭的做法,能有效缓解肺燥咳嗽、食欲不振等症状,这让他十分想尝试。

五、其实,当感情里出现敷衍,出现冷落,这段感情八成已经凉凉了。

十、我可以接受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经历大风大浪。但我接受不了明明在有你的情况下,还缺席了我每个需要你的时候。人往往都是这样,当自己一个人能熬过了一切,那以后就不需要任何人了。

骆先生今年33岁,家住浙江义乌北苑街道某村。空闲之余,骆先生喜欢在家刷刷抖音。

“我不喊你,你就要迟到了。”秦曼云脸上也带有一层浅浅的温柔的笑,“快吃吧,第一天上班应该早一点。”

四、曾以为他是生性冷淡,直到看到他为另一个人嘘寒问暖。你才突然明白,有些事真的不是努力就能如愿。不爱的,终究是爱不到的。

“秦曼云。”苏茵怒吼了一声,“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今天可全都是为了你好,你和我争陆少辉,就是自找没趣,你了解他什么,你靠什么捕获他的心?我现在只要离开彭正平回到他身边,用心去经营那份感情,他一定会接受我的,毕竟我们有着那份感情基础,你要是识趣的,马上拿着这张支票走人。”

“你说吧。”苏茵的声音里带着恨劲。

二十一、忘记一个人,并非不再想起,而是偶尔想起,心中却不再有波澜。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苏茵看着秦曼云那副惊喜的表情,脸上的笑虽然很浓,可心里却恨道:秦曼云,你口口声声说鄙视我,可你自己现在又怎么样?见了钱还不跟丢了魂似的,故作清高的贱女人,烂女人,死女人。

高级营养师潘美芳说:“每人的体质都不一样,所以养生的方式也会不一样,对于健康养生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管得住嘴,迈得开腿,饮食清淡有规律,按时作息,坚持运动!”

“唉!”秦曼云摇头长叹了一口气,“一个女人有梦总是难免的,可要是一直活在梦里,不去面对现实,那就是显得很可悲了,可悲得令人也不忍去嘲笑,你以为你现在在他心中还是从前的那个苏茵吗?以前你给他带去的是快乐自信是自豪,我承认。可你现在带给他的是阴暗是伤害是耻辱,你也不能否认,你以为我在和你争夺他?我告诉你,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他现在还会要你吗?你还有争夺的机会吗?”秦曼云说罢,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秦曼云回到“等候你”咖啡屋后,心里一直还无法平静下来,虽然她刚才说苏茵的底气不足,可她自己呢?她真的不能确定她等到最后等候到的会是什么,是另一个人,是陆少辉还是只是陆少辉带给她的伤害?

“可我后悔了。”秦曼云将支票递向苏茵。

苏茵探头窗外,望着有些受惊的秦曼云,讪笑着说:“秦曼云,你工作的地方叫‘等候你’,可我要告诉你,你到最后等到的一定是另外一个人,决不是陆少辉。当然,你有可能等到他给你的伤害,呵呵……”苏茵后来的笑是轻松而愉快的,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这句话一定会刺激到秦曼云。

所以说,秦明的实力并不简单,仅仅是一个32岁的魂圣,还不足以称之为怪物。但是一个32岁的变异魂圣,说出来就会很吓唬人了,武魂越是强大,所伴随的条件也就越是苛刻,能够在没有大家族背景的前提下,把变异武魂修炼得如此出色,可见秦明的确能够被称作怪物呢!大家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其中“养生美食”备受青睐

许多工人已经向新西兰移民局申请新的工作签证,但还没有人获批签证。

“等一下。”就在陆少辉将要跨步出门时,秦曼云跟了上去,她上前替他整理好先前翻起的衣领,“第一天上班,细节方面多注意一点。”她的声音温和而动听,她的眼神温柔而深情。

还好最后孩子身体没大碍!

“你不会后悔?”秦曼云又问。

“其实,网上很多奇怪的营养餐来并没有科学依据,同时也并非人人都适用。”

就在三个人聊得兴起之时,一辆红色保时捷在门前停下,鸣了一声笛,然后摇下车窗,一女子探头窗外,向店里招了招手。晓慧连忙跑上前问她有何需要,那女子却告诉她,她是来找秦曼云的,要求秦曼云出去见她。秦曼云听了晓慧的话,便已经知道那女子是谁了,她和老板娘打了声招呼,便走出了店门。

苏茵之所以这么说,是有她的把握的,因为就在早上,陆少辉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帮他弄一份彭氏企业的客户资料。她当然知道陆少辉要那份资料是为了能够在天华公司换到一份好的工作,人性大多都是不知足的,都是贪婪的,陆少辉为能有更好的发展,一定还会再向她求助的,当他再向她求助时,她不会再轻易就应允,一定会提出她的一些要求。当然那些要求一定是对秦曼云不利的,秦曼云自会有被她击败的一天,自会有神气不起来的一天,自会有哭都无泪可流的一天。

十九、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在以前,他和史莱克七怪一样,都是从史莱克学院毕业出去的,并且在那一届里面就是最棒的学生。现在的秦明,已经在天斗皇家学院中成为中坚力量的代表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加入他们教委会,成为新的力量。一个丝毫没有皇室背景的小子,能够得到天斗皇家学院的教委会如此肯定,可见秦明的天赋就多么的高!而且,这里小K所指的天赋,并不只是说秦明在32岁就已经达到了魂圣的这种修炼速度,我指的还有他的武魂!

三、爱情最折磨的不是别离,而是感动的回忆让人很容易站在原地,以为还回得去。

秦曼云像往常一样,九点四十五分就走进了“等候你”咖啡屋,她和另一个服务员晓慧一起将桌椅和饮具又都重新擦洗一番,然后便来到吧台前,和老板娘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十四、 有时候觉得世界很小,不想见的人逛个超市都能碰见。有时候又觉得世界很大,想见的人却真的没有再见。

十一、 承诺太廉价,誓言不牢靠,现在谁在你身边,就对谁好一点就够了。

它们所产生的效果可能不尽如人意

就像唐三一样,如果他没有先天满魂力的优势,相信他的魂力提高也不可能这么快。但即便很多人都知道唐三的测试结果是先天满魂力,可当大家知道了唐三的武魂竟然是蓝银草之后,一下子就变得提不起兴趣来了呢,说到底,魂力的提升速度固然是看清一个魂师天赋的条件之一,但是武魂也同样很重要啊!如果你是先天满魂力,武魂却是一个怎么也看不到前景的废武魂,那么就算给你满魂力又如何呢?而小三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当然是靠着他的双生武魂才能达到的啊,况且,他的武魂也不是蓝银草,而是蓝银皇!

早餐是葱油拌面和荷包蛋,这两样都是秦曼云的拿手厨艺,也是这三个多月来,陆少辉早餐的主要食物。陆少辉第一次吃到这两样食物,就是搬出学校的宿舍楼,与秦曼云租下目前的住所的那天上午。他当时一个劲的说好吃,并不住的夸赞秦曼云的厨艺了得,秦曼云当时笑着对他说:“好吃,以后每天都做给你吃。”她说罢好像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妥,可说出的话又无法收回,不由双颊一片羞红。不过还好,那时陆少辉只顾津津有味的吃着,可能并未发觉到那一点,她心中如是想。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慢炖,“美食”终于出锅了,骆先生与孩子都吃了满满一大碗。不料下午俩人小憩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呕吐,尤其是骆先生还出现了腹泻的症状。随后俩人立即驱车赶到义乌復元医院急诊室。

“当然!”苏茵回答得很利落。

六、有多少人,从无话不谈到无话可谈;有多少缘,从一朝相逢到一夕离散。

“你到底想要多少?”苏茵有些耐不住性子。

“快点走吧,要迟到了。”秦曼云将陆少辉向门外推去,脸上带着娇羞而甜蜜的笑。

“那你想要多少?”苏茵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她先前还以为秦曼云是反悔了,不想做这笔交易了,原来只是为了多要一点而已,小意思,不就是钱吗?回头只要再叫那秃顶男人开一张面额更大的不就行了。

“什么话?”苏茵还是觉得一头雾水,“我不喜欢和人打哑谜,也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故作深奥。”

秦曼云白了苏茵一眼,冷冷的说:“可惜你说这句话时的底气比你这车的马力差多了。我没功夫与你斗嘴,我不像你可以出卖灵魂,拿身体换取生活,作令人不齿的卑贱交易,我要维持生活就必须努力工作”。

“呵呵……”苏茵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好像很愉快,先前那一脸的忿恨之色已荡然无存,“看你这么认真的样子,想必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陆少辉在她的额上轻柔的印了一吻说:“晚上下班,我去接你。”

新西兰移民局的一位经理Michael Carley说,工人们不具备获得新签证的资格。“他们都必须符合基本技能工作签证的要求,其中包括提供以前工作经验的证据,”他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申请人获得新工作签证,因为他们都没能提供符合要求的证据。”

“那好,上车吧,找个地方谈。”苏茵伸手打开了车门示意秦曼云上车。“就在这儿说吧。”秦曼云的语气很果断。

十六、 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秦曼云不无兴奋的揿了一下回复键,飞快的打出了四个字:呵呵,傻瓜!可她最终没将这四个字发出去,而是删除了,因为她想到他可能还在熟睡中,不忍打搅他,何况今天将是他第一天去天华公司上班,一定要有一副好的精神状态,多休息一会总是好的。 七点二十分的时候,秦曼云敲响了陆少辉的房门,他果然还在熟睡中。

八、离开你我过得很好,假装一切都很好。

她和陆少辉从麦当劳北街店回来已快二点钟了,她还从未回来那么晚过,本以为倒在床上就能呼呼大睡,甚至早晨要睡到很晚都起不了床,可事实却完全不是那样的。虽然在咖啡屋工作了一天又回来得那么晚,可她躺在床上,还是行毫无睡意,心里就像是揣了只欢蹦乱跳的小兔子,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先前在街灯下与陆少辉激情相拥,倾情而吻的那一幕就如电影一般,一遍遍从她脑海中浮掠而过。将近四点钟,她才隐隐睡去,可睡梦中陆少辉的身影又出现了。当她早上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才六点刚过一刻,手机上有一条未读信息,是陆少辉发给她的,就五个字——曼云,我爱你!信息的接收时间是四点二十五分。四点二十五分他还没有睡,还在给自己发信息,看来他和自己一样,内心也是无法平静的,看来两个人都中了爱情的魔咒,秦曼云想。

“呵呵……”秦曼云发出一阵轻蔑的冷笑,“十万元是不少了,足以买下你这样人的身体和灵魂,可是我不稀罕,有些东西并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到的,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值不了几个钱。”秦曼云说罢转身就走,但没走出几步又停下了,背对着苏茵说:“我也要提醒你一句,少辉不会再让你回到他身边的,你不配,劝你就别再去自找没趣了。”秦曼云说完,迈步向前走去,没有再停下,再回头,所以她看不到苏茵那足以令人见而生畏的目光。

“多——少——”秦曼云就像个小学生似的,掰着手指,然后也显得不耐烦的说,“唉,总归你拿不出那么多钱的。”

十三、 不要对爱你的人太过于刻薄,一辈子真正对你好的人也没有几个。多少人在一切都将失去时,才幡然醒悟:爱的宽厚,不能过度消耗。每个人都有脾气,为你忍下所有的怒气,仅仅因为那个人比你更心疼你。

“这样告诉你吧,你就是把整一个彭氏企业都弄到手给我,也差一点点,除非你再加点别的。不过,我看你周身上下,除了这条命,可能都被你卖光了,也没别的了,所以只有等你这条命将要结束的时候,你再来谈这笔交易吧。”

十七、 对一个人死心其实很简单,失望累积到极点之后,你所谓的温柔我再也不想贪恋。

“呵呵,怎么说也是老同学啊,还住在同一个宿舍那么久,怎么见了面像陌生人似的,一点亲切感都没有?”苏茵还是以前那样,总是给人一种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感觉,哪里有淑女的样。

“不会,你尽管放心的拿去兑现吧。”苏茵笑得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等一等。”苏茵向迈步欲要离去的秦曼云喊了一声。

秦曼云正把玩着那张支票,好像根本不在听苏茵后面的话。

秦曼云摇了摇头说:“交易肯定要取消了,因为你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通过检查,初步判断其为轻微食物中毒,经过治疗后,俩人都已好转。“以后真的再也不敢随便煮东西了,这次还好孩子没事,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了。”看着依旧脸色微白的孩子,骆先生后悔地说。

二十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你就在那里我却不能再靠近你。

秦曼云白了她一眼,然后不太情愿的坐上了车。保时捷驶入了一条僻静的林荫小道,然后停了下来。

“我想提醒苏大小姐一句,既然已选择了财富,那就不要再动别的心思了,若是为了个穷小子而让你用青春和尊严换得的财富抛弃了你,那你的损失可就大了。你也应该能想到,彭正平纵是再有钱,也不会容忍你花他的钱去找别的男人。”秦曼云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她平时是一个温柔文静的女子,可在关键时刻,她是不会示弱的。

工人们在出国前都给李某某支付了18万-20万人民币不等的“服务费”。

秦曼云说:“我说了怕也是白说。”

苏茵拿过粉红色的肩包,从里取出了一张支票,身子依着车窗说:“少辉毕业后一直没有工作,是你在负担着他的生活,其实你的工资并不高,每月才一千多元,也实在是不容易。这是十万元,算是我替少辉给你的回报。拿着这笔钱你自己可以去做个小生意了,总比待在那个小咖啡屋里强。若是以后资金不够,我可以再向你提供帮助,毕竟我们同学一场。”一抹得意的笑又在苏茵的嘴角绽开。

“哦?”苏茵微微皱了皱眉,“那你不妨先说来听听,如果能接受,我们的交易仍然不会取消。”

“呵呵……我们的曼云小姐就是冰雪聪明。”苏茵的脸上乐开了花,把手里的那张支票冲秦曼云扬了扬,“现在这张支票是你的了。”

“为什么?”苏茵感到吃惊,吃惊得让脸上的笑全跑没了。

然而,来到新西兰后,许多工人并没有被安排工作,工人们只能靠来时自己带的钱维持生活,还一度陷入居无定所的地步。

苏茵望着秦曼云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哼,你别神气得太早,到最后有你哭的时候。”

同样的道理,秦明也并不像我们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在一般的魂师认知里,狼类武魂都应该是寒属性,可是秦明的武魂却大不一样。在《斗罗大陆》47集的预告中,我们可以看到秦明释放武魂真身后,出现了一头全身燃烧着赤炎的苍狼,很明显,这是一只变异的烈火苍狼!而秦明的武魂,就和马红俊一样,也属于是变异武魂,正是因为变异武魂,再加上秦明可怕的修炼速度,所以才被称为天才啊!大家不要忘了,史莱克从来不收一般的学生,只会收怪物。

“你……”苏茵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变得发白,她怨恨的逼视着秦曼云,恨不能用眼光杀了她。

“我只要离开少辉,这张支票就真的是我的了?”秦曼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Comments are closed.